返回上页移民日本的感悟——日本变“小”了?

    日本变小了吗?最近有日本媒体介绍,2020年,奥运会圣火将时隔56年再次在东京点燃。令全日本沸腾的1964年东京奥运会已过去半个多世纪。日本和日本人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铁路线延长 日本列岛“缩小”

    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日本开通了东海道新干线。当时,东京至新大阪区间的运行时间大约为4个小时。1992年“希望号”列车登场后,该区间的运行时间缩短至2个半小时左右。随着山阳新干线、东北新干线、北陆新干线等的开通,在日本列岛上的移动时间逐渐缩短,人们向东京一极集中的速度加快。

    东京某大学教授(社会基础设施专业)和日本东北某大学准教授研究的“时间地图”基于日本国土交通省的数据等,通过铁路的移动时间描绘日本地图。如果通过视频来观察日本的变迁,会清晰地发现日本列岛在半个世纪里渐渐“缩小”。

    访日游客增至89倍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和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成为世界各国关注日本的绝佳机会。随着日本经济快速增长,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也不断推进,访问日本的外国人不断增加。

    访日游客的增幅在日元贬值的2012年之后扩大。以经济持续增长的亚洲人群为中心,访日游客迅速增加,2013年突破1000万人次,2015年增至约2400万人次,2018年达到约3100万人次。日本政府放宽访日签证限制,提出“2020年使访日游客达到4000万人次”的目标。

    工作狂减少?

    1950年代后半到1970年代初期是日本经济的高速增长期。从大清早到深夜一直在公司工作的日本人被称为“猛烈社员(工作狂)”和“企业战士”。但是,工作时间过长引发的过劳死等成为社会问题。1987年,日本政府修改《劳动基准法》,把法定劳动时间从一周48小时缩减至一周40小时,企业相继采用一周双休制度。

    2017年,日本的人均全年劳动时间为1721小时,和1964年召开上次东京奥运会时相比减少了2成多。但也存在其他方面的理由,那就是工作时间较短的临时工和兼职人员的录用增加,使得人均劳动时间减少。

    日本进入超老龄社会

    老龄化率指的是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这一比例如果超过7%就属于“老龄化社会”,超过14%属于“老龄社会”,超过21%则被称作“超老龄社会”。日本2007年的老龄化率达到21.5%,进入超老龄社会。2018年的老龄化率达到28.1%,创历史最高纪录。

    日本人的平均寿命也大幅延长,在1964年男性为67.67岁、女性为72.87岁,到2018年男性的平均寿命为81.25岁,女性为87.32岁。65岁以上的老龄者中,75岁以上人口(后期老龄者)占比在2018年超过5成。

    不过变小的日本,也有一些异议的声音,就互联网经济来说,近些年来,世界互联网行业崛起,对传统行业带来巨大的冲击,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同时,创造了一个个造富神话,为经济的发展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美国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中国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控股等年轻互联网企业快速成长。而日本尽管软银集团和迅销控股等企业表现坚挺,但在新兴成长企业的数量和市值方面依然逊色一筹。

    再看日本方面的原因

    一、日本互联网经济慢人一步。众所周知,日本在传统实体行业中都可以“技术称王”,但很少有日本互联网技术企业显露峥嵘。起初,是日本错过了互联网爆发的第一班车。后来等日本想要发展互联网行业的时候已经晚了。从其他角度来看,比如多年来日本人口呈现负增长,而互联网的发展需要人口、流畅。另外,日本传统行业已做得非常完善,这让互联网进入某个行业门槛较高,等等。

    二、日本经济疲软。虽然说日本属于发达国家,但是GDP增速不再,甚至负增长,总量更是停滞不前。此前,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未来40年日本GDP或减少25%。主要因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影响到企业必要的劳动力。

    三、日本企业新陈代谢缓慢,决策层决断力不够。历来,日本长寿企业是出了名的。由于日本经济长期疲软,日本银行实力强劲,企业家似乎更愿意选择有能力偿还债务的保守型经营,而不是通过并购等措施,这使得日本企业“十分长寿”。在互联网经济时代,日本各大老牌公司更担心的是各种信息泄露风险而止步不前。公司上层决策缓慢,无法与信息时代快速的步伐接轨。

    若企业仅仅把续存下去当做目标,而忽略成长的话,显然新陈代谢缓慢终将阻碍企业自身的发展。

    客服热线

    400-1331-606 021-68816566
    周一至周日09:00至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