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页日本海外招工50万也难根治“用工荒”

    日本若继续沿用过去的引入海外劳动力的老办法,即“研修生”政策等,已无法为即将爆发的劳动力短缺危机做好充足的准备。

    据美媒报道,在前不久的加拿大G7峰会上,备受其他成员国领导人攻击的特朗普,半开玩笑地对时常附和他意见的安倍晋三说:“我要送给你2500万墨西哥移民,这样你就会立即下台。”

    据说安倍闻此大惊失色,国际新闻报道更是掀起了一阵悸动。不过,设身处地为日本想一想,安倍也许真的很需要外来劳工。日本当前的情况是急缺劳动力,要是真的弄到充足的外来劳动力人口,安倍非但不会下台,还有可能为其政治领导力加分。

    “小打小闹”不能解决人口根本问题 

    2017年的一份报告揭示,日本固定全职岗位空缺数首次超过了劳动力市场求职人数,从之前的1.3:1上升到了1:1,甚至更高。如果日本遵循欧洲国家的做法,如打开国门,接受移民并崇尚多元文化,那问题可能没这么严重。

    但现实是,日本是一个对移民持有最保守观念的国家,总认为自己独特的单一民族文化会被外来文化削弱,从此就“国将不国”,日本也因此成为西方工业发达国家中最不愿意接受难民或移民的国家。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到日本工作易,但移民日本则难上加难。

    针对劳动力短缺的“大问题”,日本最初想通过“小打小闹”来解决。一是放开兼职限制,甚至鼓励公务员到非营利单位兼职。日本人的逻辑就是以前一人干一个职位,现在一人同时干两个及以上的职位,劳动力短缺问题岂不是迎刃而解?

    二是下调成年人标准,原来民法规定是20岁才为“成年人”,现在通过的《日本民法修改案》则下调为18岁,在不断延迟退休年龄的背景下,劳动力年龄段拉长,自然劳动力人口统计会“突然增长”。

    然而,这些“小打小闹”并不能解决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的根本问题,且日本国民并不愿到又脏又累、收入又低的一些行业就职,所以,纵使成年人门槛下调到无底线,依然于事无补。

    日本的劳动力短缺和人口问题有多严重,我们来看一组数据。目前总人口约为1.27亿的日本,到2050年,40%的人口将成为老年人。与此相对,15到64岁的劳动力人口比例降低,出生率持续偏低。到2060年人口将下降到8674万人(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占比40%)。而从劳动力短缺的情况上看,在形势最严峻的领域中,2020年护理行业缺口约25万人、建筑行业短缺77万-99万人。

    日本海外招工50万也只是一个开始  

    丛氏日本移民对日劳务


    一直以来,日本提供给外国人进入其劳动力市场的渠道比较窄小,外国人须持研修生或留学签证,且这些签证有严格的年限限制。这就在劳动力市场上形成一个隐性成本,即企业需要为初来乍到的外国工人进行培训,使其从非技能工人,通过在职培训成为技能工人——其实就是进入工厂打工,名为研修,实为在职工作。待他们成为熟练工人,年限一到,又得离开日本。

    2017年的统计表明,共有127万在册的外国工人在日本打工。安倍晋三2012年第二次担任首相以来,日本的海外工人人数已经增加了大约60万,这种增长主要是通过技能实习计划,即研修生来实现的。

    从日本固定全职空缺数量与劳动力市场求职人数比例反转的形势上看,日本若沿用过去的引入海外劳动力的老办法,即通过发放“技能实习居留签证”“留学居留签证”“高端人才居留签证”等,已无法为当下与未来即将爆发的劳动力短缺危机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这样的背景下,6月15日,日本终于推出了一个“抢人”大手笔,通过“指定技能”居留签证,将在未来七年中允许多达50万的外籍熟练劳工进入日本,缓解在农业、社会护理业、建筑业、酒店业和造船业等五大行业中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这一计划,相当于扯掉了一直蒙在劳动力短缺问题上的遮羞布——不再羞答答地称只是接受“研修”,而是等于直接对外承认日本越来越依赖于不需要研修的外来熟练工人。这一做法,可以看作是日本移民问题上的一大松动。

    当然,日本政府依然坚称,通过“指定技能”签证进入日本就业的海外劳工,五年工作届满,就必然走人,而且在日就业期间,不得带入家属。

    人口是国际地缘政治的重要因素,人口也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构成要素。日本通过这项新移民政策,相比以往来说,已经前进了一大步,但这还远远不够。



    客服热线

    400-1331-606 021-68816566
    周一至周日09:00至21:30